轉貼來源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b4786f001009tbq.html

 

1 水瓶座會給朋友打分
  
其實與其說是理性地打分,倒不如說是感性的感覺,感覺上是慢慢越來越近了,
或者說可以越來越近,還是越來越遠。 但前提一定是,這個人的言行一致,自然。
如果有人因為覺得水瓶會對朋友打分,而不自然,或者刻意去表達自己深邃的思想,
這樣反而會讓瓶子覺得和你說話有些怪怪的,而敬而遠之。瓶子心目中的朋友是有很多類的,
有可以閑話家常的,可以聊世界觀人生觀的,一起打球的,或者就是感覺舒服的。
只要你足夠坦誠地對待瓶子,瓶子就有可能拿你當朋友。
瓶子可以欣賞每一個人的獨特之處,也能包容你身上 所具有的人性的一些小小弱點。
至於你的那些閃光的思想,獨特的見解,等到和瓶子熟了,需要發表的時候再發表吧。
瓶子不會因為你沒說這些而覺得你淺薄,也不會因為你說了這些而覺得你深刻。
瓶子實際上並不會在理性上去評價你。只是當你們對一件事情的看法剛好一致時,
會得很親切,有認同感。可以慢慢拉近心理的距離,或者哪怕現在還沒有那麼近,
至少在瓶子心裡是覺得可以慢慢變近的。如果你和瓶子的觀點不一樣,也沒有關系,
你可以和瓶子開誠布公的討論你們的觀點差異,就算最後還是有差異,
瓶子也會求同存異,不會苛求你們的觀點一定要一致。

瓶子自己不會評價自己的朋友,而且會不認同別人對瓶子的朋友的評價。舉例說明一下:
  
別人覺得你說話不經大腦,瓶子可能喜歡你的率直可愛
  
別人覺得你不夠圓滑,瓶子可能喜歡你的質樸
  
別人覺得你不夠活潑,瓶子可能喜歡你帶來的安寧的感覺
  
別人覺得你咋咋呼呼,瓶子可能喜歡你帶來的活潑氛圍
  
別人覺得你不夠上進,瓶子可能喜歡你的恬然輕松
  
別人覺得你太過嚴肅,瓶子可能喜歡你的踏實穩重
  
總歸,別人所要求的一切條條框框,在瓶子這裡,都沒有意義。 瓶子喜歡的,是一個真實的,誠懇的你。

 

2 水瓶的固執、思維方式、忽冷忽熱
  
[水瓶的固執]
  
基本每個水瓶都會有自己的獨有的一整套的世界觀、人生觀、價值觀,等等。 如果說水瓶像一台電腦,那麼水瓶的這些自成一套的觀點,則類似於電腦的操作系統。而水瓶的成長過程,其實是這台電腦的操作系統自我完善的過程。當水瓶面對別人的不同時,不同的思維方式,不同的價值觀,不同的文化,不同的歷史,等等等等,基本上都是可以接受的。就像是計算機有了開放式的操作系統,可以運行各種各樣不同的其他軟件一樣。這些軟件,可以運行,但是不允許修改操作系統——除非是特意留出來的一部分允許你改的。這個操作系統,只要你不試圖去修改其系統文件,它會樂於提供一個很友善的平台,接納各種不同的觀點。它的兼容性很強,很少會做非彼即此的選擇,它希望的是求同存異,世界上的一切不同,能夠和諧共存。但是,當有人試圖修改水瓶自己的那套觀點時,一向溫吞的瓶子可能會突然激烈地表明自己的觀點和立場,當然也有可能置之不理。但是,不論哪種情況,瓶子所堅持的觀點是不會改變的。因為這個時候,對於瓶子來說,對方要改變的已經不僅僅是一個觀點,而是他的以這些觀點互為支撐的一整套系統。很多人覺得無法得知瓶子的操作系統是什麼樣子。其實,瓶子可能早就說過了。但是,在絕大多數人的眼裡,瓶子說的那些都只是一些大道理,或者是理想主義情懷。很少有人能夠想到,其實這些理想化的不切實際的思想,可能正是瓶子骨子裡最為堅持的東西。

[水瓶的思維方式]
  
說瓶子像一台計算機,不僅僅是指他具有類似於系統文件一樣不可改變的固執,其實他的思維方式和處理問題的方法,都有點兒像計算機。瓶子最善於處理的是邏輯推理類的問題,凡是符合邏輯的,瓶子都會比較容易理解和接受。而不符合邏輯的,瓶子則會反復地想,甚至可能繞進一個死循環。對於一件事情,水瓶習慣從各個方面進行多種分析,對每種分析結果采取相應的對待方式或態度。而在別人眼裡,同一種現像,瓶子的對待方式或態度卻千差萬別。所以,總有人會拿自己的理解,去找每種情況的差異,進而來解釋瓶子的處理差異。而別人眼裡的差異,可能對於瓶子來說,根本就不是差異;瓶子分析出來的差異,別人又無從得知。而且最麻煩的一點,是水瓶基本不會對自己的做法作任何解釋。其實如果肯解釋,人家就能更明白一些,對水瓶的誤會也就會少一些。 但是水瓶的天性之一,就是不喜歡解釋。真的解釋了,很多感覺就不對了。尤其是不太能說出對別人的好,而更傾向於用行動表達。究其原因,可能是瓶子本能地覺得,言語是最不牢靠的東西。一句話只要說了來了,不同的人就會有不同的理解。即使人們用的是同一種語言,也很難通過語言完全地理解說者想要表達的意思,也很難完全感受到說者的感受。所以有時會排斥言語的東西,而更注重行動,更注重感覺。也正因如此,水瓶對那些和自己思維方式相似,不必自己解釋就能夠理解自己的人,會覺得特別親切,很感激,有種找到同類的感覺。會非常的珍惜。 而思維方式相差太大的人,就算解釋了,對方也很難明白,可能還會覺得是在狡辯,所以水瓶有時寧可不去解釋。
  
[水瓶的忽冷忽熱]
  
其實感情也像是運行在操作系統上的一種程序。瓶子在投入一段感情時,可能會一時忽略了操作系統,就像是你運行一個全屏顯示的程序,會看不到操作系統的桌面。如果沒有什麼內在衝突,這個程序就會一直這麼運行下去。但是,如果有內在衝突,操作系統還是會突然跳出一個警告來。這時的瓶子,就會在感性中突然變得理性起來。有時不是內在衝突,也會讓瓶子突然理性。那就是,如果瓶子很投入一段感情,可能會變得很粘人,很依賴對方的感情,一旦這種趨勢達到一定的程度,讓瓶子開始害怕失去的時候,瓶子的理性思維就開始運行了。這時的瓶子,很可能也會突然冷卻一下。如果這時瓶子的另一半一如既往,堅定地在那裡溫暖地看著瓶子,瓶子覺得沒有失去的威脅,則其理性會慢慢地被感性融化,繼續沉醉下去。但是,如果瓶子的另一半看到瓶子冷卻,自己也變得冷卻,那麼,可能瓶子就會覺得失去的威脅真的存在,理性可能會恢復的更多一些。當瓶子達到一個心理上不那麼害怕失去對方的程度(這種程度,有可能只是瓶子自己感覺自己可以做到,而實際情況是否如此,並不一定),瓶子就又肯縱容感性思維的運行了。如果瓶子的另一半本身就是忽冷忽熱的,可能這樣瓶子反倒不會再忽冷忽熱。 因為對方冷的時候,瓶子的理性會冒出來,所以不會太過沉溺於自己的感性,從而也就不那麼依賴對方,也不那麼害怕失去。但是這種情況下,瓶子的投入受對方冷熱的影響,可能會造成瓶子無法完全的投入。所以,表面上看上去很穩定的瓶子,其實未必很穩定,要看其另一半是否給了他足夠的安全感。而看上去忽冷忽熱的瓶子,可能反而會趨於穩定。

 

3 水瓶座的友情、愛情,及曖昧
  
[水瓶座的友情、愛情]
  
不同於瓶子思考問題的冷靜理性,在和人打交道時,瓶子對對方的印像最初卻是基於感性的。瓶子對人的好感,往往緣於一些細節:你的一句話剛好說出了他心裡沒說出的想法,可能會讓他覺得和你心有靈犀;一個傻呵呵的憨憨的微笑,可能會讓他感覺很親切;你的一句個脫口而出的想法,可能讓他覺得你很率真。。。有了這種基本的好感,瓶子的最外面的那道心門就開始對你敞開。也就是說,你有可能成為瓶子的朋友,走進瓶子的心裡。只是,瓶子的心裡,是很長很長的一條道,有著無數的心門。真的想要走入瓶子的內心,就需要通過那一道又一道的門。在這長長的路途上,不同的人停在了不同的門前。但是,這些人同樣可能是瓶子很重要的朋友。瓶子接納各式各樣的思想,也能接受各式各樣的朋友,欣賞每個人的不同之處。能否通到瓶子的心裡,影響的不是瓶子對你的友情,也不是你在瓶子心裡的重要程度,而僅僅是瓶子的共鳴感。能夠最深地走進瓶子的心裡的人,必定是思想上和瓶子有著最多共鳴的人。而這樣的人,也必定是最能真正深刻地理解瓶子的人,而不是僅僅通過瓶子的三言兩語妄加推測的人。所以,瓶子的至交,可能是思想深刻,言辭犀利的人,也可能是單純善良,不善言辭的人。一個朋友,只要取得了瓶子足夠的信任,瓶子就會對他沒有什麼分別心,想對方所想,感受對方的感受。瓶子只相信自己眼中的對方,決不會輕信別人對其的揣測。正是由於瓶子對朋友的感情可以如此之深,所以瓶子在投入這樣的感情之前,總是需要漫長的時間。因為瓶子很明白一個道理,路遙知馬力,日久見人心。所以人們在瓶子真正投入之前,看到的,往往是一個飄忽的,來去自如,難以捉摸的影子。至於瓶子的愛情,最能讓瓶子深入投入的,恐怕還是那種值得瓶子信賴,同時又能讓瓶子有深刻共鳴感的人。如果瓶子有幸能夠找到這樣的伴侶,瓶子穩定固執的特性才能最有效的發揮出來。因為信賴,瓶子可以徹底投入;因為共鳴,瓶子可以徹底地穩定。兩個人一起,坐看雲起,笑談花開,誰都不必刻意地去解釋自己的心態,自己的想法。一個對視,便能深切地進入對方的思想。花未捻起,微笑已在唇邊。但是世上這樣的感情很難求。知音難求,更何況是知音般的戀人。所以,瓶子的另一半,最終可能只是滿足讓瓶子信賴的基本條件,甚至有些連這個條件都不必滿足。當瓶子
自知尋覓知音無望時候,是可以接受一個人,好好過日子的。 只是在瓶子的眼裡,你會發現,少了很多光芒。
  
[水瓶座的曖昧]
  
瓶子會很享受和聊得來的朋友聊天,也很依賴這種感覺。一般這樣的朋友,都是比較能夠接受並理解瓶子自己獨特的想法,能夠自然真誠地面對瓶子的人。瓶子會很珍惜這樣的朋友。並且希望友情真的能夠長久。所以,當水瓶的朋友慢慢地想要演變為男女朋友,而水瓶還沒有這樣的想法,那麼水瓶的第一個反應可能是:糟糕,要失去這個朋友了。這時的瓶子,是很難做到因為不想成為對方的男女朋友而再也不理對方的。由於瓶子自己的愛情往往是由友情升級的,所以瓶子會覺得對方可能是由於友情升溫而造成的,所以理所當然地想要冷卻一下,希望等對方不那麼熱情了,兩個人還可以恢復到做朋友的狀態。其實很多人的感情並不像瓶子這樣是慢慢升溫得來的,所以在別人看來,就是瓶子處理感情問題不夠干脆利落,在玩曖昧。瓶子通常不會在意別人的想法,因為自己清楚自己的心理。但是,如果對方也這樣認為瓶子,那麼瓶子可以很快地收回對對方的依賴。瓶子需要的是對方的友情,如果對方不肯給,那麼瓶子寧可什麼都不要。這就是所謂的瓶子的決絕。常看到一些說法,大致的意思是,越是復雜難懂的人,越會吸引水瓶。這種情況下,對方是有可能吸引瓶子。只是,對於瓶子來講,對方與其說是一位迷人的異性,倒不如說是一款可以挑戰瓶子智力的智力游戲。瓶子有沒有興趣去解開這款游戲,要看心情。真正能吸引水瓶的,其實是那種水瓶可以很清楚地了解其思維邏輯,思維方式,而剛好兩個人又有共鳴的人。如果水瓶根本無法理解對方的想法,那麼可能對方越是表現的高深復雜,水瓶會逃得越快。

 

4 水瓶的聰明
  
關於聰明,記得以前看過一段很經典的大盜盜寶的故事。
  
大致的情節是,一個大盜,和一個和尚打賭,要盜取和尚的一串念珠。大盜潛入和尚的住處,終於盜取了念珠。和尚要奪回念珠,雙方開始激烈的打鬥。在打鬥過程中,和尚無意中在留意房梁,大盜就明白真正的念珠應該在房梁上,於是就轉而要去房梁上找,和尚急了,拼命阻攔。最後大盜終於跳上房梁,拿到了念珠。此時,兩個人的賭局已分了勝負,原本應該是和尚輸了,可和尚卻很得意,宣稱大盜盜取的,其實是假的。真正的念珠,其實就是大盜先前盜取的那串。房梁上的念珠,是故意用來迷惑大盜的。大盜把自己盜取的念珠交給和尚,和尚發現這就是那串真正的念珠,原來大盜已經意識到房梁上的是假的,所以趁著越過房梁的時候,又換了回來。很有趣的一個故事,在這個故事裡,假設盜取念珠是一個測試,那麼真正能夠通過測試的,只有兩類人:一類是心思特別簡單的,盜取了念珠就以為是真的,根本沒有去懷疑真假,更沒有觀察和尚的神情,當然也就不會被誤導,就這麼稀裡糊塗地得到了真正的念珠。另一類人就是特別聰明的,能夠注意到和尚的神情,但同樣也能夠意識到和尚在此安排了陷阱。而絕大多數的人,可能都會被迷惑。因為他們心思不那麼簡單,所以會有所懷疑,但是又沒那麼復雜,所以會被陷阱所迷惑。很多時候,其實水瓶座的所作所為很簡單,簡單到沒動任何的心思。很多事情都是隨心而為,沒有任何的目的,也沒有任何的邏輯。水瓶的心思,就像那串真的念珠,就是放在那裡,很容易被拿到。人們如果一道彎都沒拐,就直接地理解水瓶,那麼很容易理解。如果拐了一道彎,又能再拐一次,也能拐回來,回到本初的狀態,到達理解。最怕的,是那些拐了一道彎,卻又不會再拐一道的,就南轅北轍,相去甚遠了。心思單純的人,沒有想那麼多,就會覺得這串念珠很容易拿到阿,就去拿了,就拿到了,而且不去懷疑,也不去更換,那就真的拿到了。特別聰明的人,可能先前會覺得這串念珠很容易拿到,後來又覺得好像不太對勁,畢竟水瓶作起邏輯推理時,看上去很聰明的樣子,他們日常生活裡的所作所為,真的是那麼簡單嗎,於是開始懷疑,開始求證。但是到了最後,卻能夠發現,其實水瓶真的很簡單。最初拿到的那串念珠,真的就是真的。這樣也能夠明白水瓶的心思。其余的人,開始也會覺得這串念珠很容易拿到,後來也會覺得不太對勁,也能走到懷疑、求證的階段,但是,往往到了這一階段,就走不出來了。所以,總是會拿著一串假的念珠,來進行鑒別分析。分析的最終結果,也就可想而知了。而最可悲的是,這些人可能永遠都拿不到那串真正的念珠,永遠都是拿著那串假的念珠以為是真的。也就會永遠都在抱怨,怎麼這串念珠這麼差啊?這麼古怪啊?這麼難以理解啊?所以,水瓶真正能夠交心的知己,一般是兩類人:一類是心思很單純的,不會懷疑水
瓶的動機和為人;另一類是很有智慧的,看得到水瓶的聰明,卻明白水瓶不會動用心機。其余的人,不論怎樣懷疑揣測水瓶的心思,水瓶都不會太在意。由此,也就背了個冷漠的名兒。那麼,為什麼水瓶這種很善於邏輯推理,思維可以很縝密的人,卻不喜歡動用心計呢?原因很簡單:因為水瓶很懶。這點,可以看得出老天在造人時的慈悲和幽默。老天給了水瓶這樣的頭腦,卻又給了水瓶熱愛自由的天性,讓水瓶不屑於為了任何所謂的名聲、權力去犧牲自己的自由。

水瓶珩獨家補充:

關於水瓶座的心機之所以備而不用,以清高來說明應該更貼切。在水瓶看來,動用心思和頭腦去玩,比如做智力游戲,才是值得的。要水瓶和人打交道的時候動用心計,那就像是拿一條一條的繩索綁住了水瓶,水瓶本能地想要逃跑。所以水瓶和人交往的時候,其實往往是沒什麼想法的。對於水瓶來說,最好的狀態,就是可以什麼都不用想,大家都開開心心的,和平、和諧,萬物共存。簡單的赤子之心,才是水瓶這輩子最希望保持的。

 

5 水瓶的合群與孤僻
  
人們在和瓶子打交道時,往往會有這樣的感覺:大家在一起時,相談甚歡,瓶子的情緒樂觀,思維活躍,對人對事都比較能包容,對你也表現出了很大的友善。你覺得這是一個可以結交的朋友。但是你們分開後,瓶子就好像消失了,沒有時不時地噓寒問暖,也沒有定期的聯絡感情。你聯系他/她,他/她也還是同樣的親熱友善,但是卻等不來他/她的主動聯系。於是你開始疑惑:這個瓶子,是不是對我沒有好感?我的什麼言談舉止讓瓶子厭煩?什麼話得罪了瓶子而不自知? 進而開始推測:既然瓶子對我沒有好感,當時的笑容必定是虛假的。友善的表情必定是面具。

最後開始有些惱怒:瓶子真虛偽!
  
近距離觀察瓶子,就會發現,在人群中,瓶子是比較合群的,言談舉止很容易隱匿在人群中,不會特別的冒出來;但日常生活裡,瓶子往往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,想法和很多人都不一樣,並且不以為意。這種差別,大概來源於瓶子對於事物多樣性的喜好,不喜歡單調、重復、無趣的東西。所以,大家在一起時,瓶子會很享受人多的熱鬧,享受不同的人的不同的思想,不同的性格,享受人的多樣性。 當各自回家後,非單身的瓶子會很享受自己的二人世界,單身的瓶子也會很享受獨自一人的平靜。朋友的友情,對於瓶子,更多的是一種心理的認同。有了這種認同,友情就被深深地定形下來,不會隨著時間而改變。這種心理的認同,往往來源於一個人的真誠善良。這樣的品質,會讓瓶子覺得你是一個值得信賴的人,可以作為朋友。瓶子友情的表現,只會在你需要的時候體現出來,而不是通過隔三差五的小聚來證實或加深。所以,不必擔心瓶子有多久沒有聯系過你。瓶子認定的朋友,往往都是一輩子的朋友,絕不會隨著時間而改變。

 

6 水瓶最易受到的誤解
  
凡事有其利,必有其弊。

作為一個瓶子,可能這一生中或遲或早,或多或少地都會受到相似的誤解——那就是總有些人,在某一時段,把自己當作一個很有心計的人。當然,最後,那些人總是會意識到自己的錯誤——雖然這些人可能終其一生也未必能真正地理解水瓶。

為什麼水瓶容易遭到這樣的誤解呢?原因大致可以歸結為下述幾點:
  
原因一:水瓶的邏輯思維比較強,給人的感覺,往往是比較聰明。或者說,在面對一些問題時,水瓶往往能想到一些別人想不到的方法。這樣,與水瓶處於一定的利益關系中的人,往往會擔心,水瓶會不會把這份聰明用來對付自己。關於水瓶的聰明,前面已經說過,(請參見“4 水瓶的聰明”),不再贅述。以水瓶的懶惰,如果不是因為想要把事情做好,斷然是不肯多動一下腦子的。而就算是想要把事情做好,和平主義的水瓶也往往是追求雙贏,從提高效率等科學的方法入手,而不會以和人鬥為樂。
  
原因二:水瓶的為人處世的方式,一般都比較低調不張揚。這種處世方式,其根源可能是因為水瓶喜歡從心裡感受到的自由自在。而對於或多或少喜歡被關注,享受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的人來說,對這樣的舉動便會很難理解。所以自然而然地會覺得水瓶的一舉一動都十分可疑,覺得水瓶工於心計,老謀深算。

原因三:水瓶的敏感——水瓶往往比較敏感,會很在意別人的感覺。所以在和人打交道時,傾向於,讓對方感覺舒服,對人友善。這一點,很容易被那些無利不交往,或者是看慣了別人無利不交往的人,視作別有用心地拉關系。

原因四:水瓶不喜歡表明自己的想法——這一點應該說是瓶子的通病,習慣於當一個悶瓶子,以行動去實現自己的想法,而不會動輒表決心,表態度。所以自然容易成為猜疑的人的首要猜疑對像。
  
總結了這麼多,其實說白了,誤解水瓶的人,無非是因為思維方式、為人處世的方式,都與水瓶不同,所以往往會以自己的想法,或者一般人的想法,來揣度瓶子,也就越看越覺得心驚了。

 

7 水瓶的距離感
  
每個瓶子,似乎都會或多或少的,和別人保持一定的距離。
  
這種與生俱來的距離感,使得瓶子能夠在心理上和思想上,保有自己的一方天地。就像一小塊自種田,種著瓶子精心挑選的花花草草。不論外界是什麼樣的精彩,瓶子總需要在某個時候,守在田邊,看著種子的生長發芽,想著生命的本質和意義。正是這塊自種田,使得瓶子能夠在追求自由、平等、博愛的時候,不至於因為過於親密的關系,而變得狹隘。就像是一個人面對一片森林,他可以去研究一棵樹的種屬綱目、年齡、習性,也可以研究整個森林的面積,森林中空氣的含水率,土壤的性質等等,整片森林的情況。瓶子很清楚想要研究整片森林,就必須先要遠離一棵具體的樹。所謂不識廬山真面目,只緣身在此山中。有時有了距離,才能夠看得清楚。正因如此,對於原本就和瓶子距離比較遠的人來說,只會感到瓶子是一個溫和理性,沒什麼起伏情緒的人。而和瓶子關系比較近的人,則容易感受到瓶子的忽冷忽熱。冷下來的瓶子,如果沒有什麼惹其生氣的事情,其實就是躲進自己的自種田看花花草草去了。可能正是因為和別人的這種距離感,所以當水瓶有了自己的另一半時,反而很不習慣和另一半有距離(思想的、情緒的、心理的)。對於水瓶而言,選擇了另一半就相當於選擇了一棵樹,他寧願從此化為藤蔓,和這棵樹纏繞在一起,彼此陪伴,而忽視樹後的那片森林。而兩個人之間的距離,則會讓水瓶感覺另一半離自己很遠,遠到隱匿在了那片森林中,感覺不到對方。而自己這棵蔓,也不再有存在的意義。

 

8 水瓶的信任
  
與水瓶打交道的人,可能總會有一種感覺,不論自己怎樣付出,怎樣掏心掏肺地對待瓶子,瓶子好像總是不緊不慢,不冷不熱地對待自己。既不會怎樣的熱情,也不會怎樣的冷淡。當然與瓶子初始的時候,人們很容易感受到瓶子的熱心友善,但倘若你以為瓶子就是有著熱情如火的性格,那麼你遲早會發現那只是表面現像,瓶子的心裡,似乎始終是一團溫水,溫溫吞吞地燒著,既不會沸騰,也不會冷卻。你和瓶子看上去只有一步之遙,眉目發絲清晰可辨,於是,你熱情地朝著瓶子邁出一大步,以為你們從此就沒有了距離,可是你卻發現,瓶子並沒有動,但你們之間還有著那一步的距離。於是你又跨出一步,可是距離依然存在。你一步一步地朝著瓶子走,卻發現你們之間始終隔著那一步的距離,無形,卻無法跨越。於是,你開始變得疑惑,怎樣才能與瓶子沒有距離?瓶子到底要怎樣才會信任一個人?自己的付出,憑什麼就沒有回報?要解釋這些問題,用一個比喻比較形像,那就是,瓶子對一個人的信任,就好比銀行裡的一種存款方式:零存整取。瓶子對一個人的信任,是需要時間的。別人對瓶子的好,對瓶子的信任,瓶子都會放在心裡,很感激。但是天生對“一切事物都是在不斷運動變化的”這種理論分外贊同的瓶子,會覺得別人對自己的好都只是暫時的,不確定的,是受多種限制條件制約了的。本來就有很多自己的原則,自己的想法,有很多人是很難理解瓶子的,所以瓶子對於那些還沒有完全了解自己的人對自己的好,往往很難完全接受,因為可能對方多了解自己一些,就會發現自己不是他們想的那樣。那麼對方喜歡的自己,實際上可能並不是真正的自己,而是對方心裡的一個影像而已。自己接受別人的好,就像是在偷取那個影像該得的好。只有經過時間的洗禮,那些死黨們對瓶子的好,瓶子才會放心地接受,因為他們喜歡的是最真實的瓶子,古怪、懶惰、好奇,而不是那個別人眼中的瓶子,精明、冷靜、理智也只有在這時,那麼長時間中慢慢積累的朋友之間的信任和友誼,才會發生量到質的飛躍,瓶子可以徹底信賴一個人,可以把對方當作真正的朋友去對待。  至於多久才可以由零存變為整取,就要看機緣了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熊熊 的頭像
熊熊

人生苦短‧即時行樂。

熊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